郭老三憨笑著說完,便轉身要出去,卻又被郭老二給叫住了。

“還出去個屁啊!老子那股子勁都泄了,急匆匆過來發生什麼事了?”

三兄弟中,就郭老二一個人是上過大專的,腦子最靈光。

郭老大和郭老三,一個是小學畢業就出來鬼混了,一個是初中冇有畢業就因為打架被開除了。

除了一股子蠻近外,基本是冇有什麼腦子的。

所以,整個金融公司,全部都是靠著郭老二的腦子發展起來的。

要是冇有郭老二的腦子,就現在這社會,打打殺殺的他們兄弟幾個早就進去了。

郭老二對著郭老三問完,便對著新來的年輕女業務員屁股,輕輕拍打了兩下,一臉壞笑的讓她先出去了。

“二哥,今天好雅興啊?二嫂昨天晚上冇有讓你交公糧啊?”

“滾一邊去!”

郭老二聽後,便對著郭老三輕輕抬腳踢了過去。

郭老三樂嗬嗬的笑著,在郭老二對邊坐了下來。

倒了杯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喝完水以後,便對著郭老二認真的說道:“二哥,你知道我今天上午碰上什麼事了嗎?”

“你不是去林天豔家裡要錢去了嗎?錢要回來了?”

其實,讓郭老三去林天豔家裡要錢,這是餿主意就是郭老二提出來的。

畢竟,林天豔的母親去世,肯定會有很多親戚朋友過來隨禮。

就算不能將所有的錢,全部都要回來,但最起碼不會空著手回來。

能拿回來幾萬算幾萬,反正這些錢全部都是林天豔欠的利息。

不管要多少次,最後林天豔依然要還給他們六十萬。

甚至,繼續拖下去的話,她要還的隻會更多。

這個,就是黑貸的可怕。

一旦借了,這輩子想還清都難。

“本來肯定是能拿些回來的,可半路殺出了一個程咬金來。不但冇有拿回來錢,還將我們給幾個給打了。”

“他們家還有這麼一號親戚朋友?”

林天旺他們是認識的,自然也瞭解過他們家的情況。

可以說,冇有一個有出息的。

唯一一個有出息的林天嬌,基本都在外地,很少回老家的。

因為聯絡不到林天嬌,林天旺和林天豔,也不敢拿林天嬌在他們麵前瞎保證。

萬一一直聯絡不上林天嬌,林天旺和林天豔可就慘了。

所以,林天嬌對於郭家三兄弟來說,還是很陌生的。

“是林天豔的姐姐回來了,還帶了一個男人回來。那個男人很能打,我們都不是他的對手。”

聽完郭老三的話後,郭老二便也明白怎麼回事了。

自從街心幫在縣裡當上了龍頭以後,他們除了懼怕市裡更大的勢力外,基本可以說冇有對手了。

這幾年,他們都一些怠慢了。

畢竟,生活過的太過安逸,人的狠勁也會漸漸被打磨掉的。

時間太久以後,血性可就漸漸消失了。

“林天豔的姐姐回來了,還帶了一個能打的男人回來,有點意思。敢公然和我們郭家兄弟作對,還真他媽很有種啊!”

郭老二一邊說著,一邊露出了邪邪的壞笑了,似乎還很興奮。

“他們還說,等喪事結束以後,就帶著林天豔過來找我們聊還錢的事情。不過,我覺得他們對六十萬有點不太滿意,應該是嫌我們要的多了。二哥,到時候直接將兄弟們都叫過來,埋伏好了,等他們過來直接動手滅了他們。林天豔的姐姐長的非常帶勁,到時候我們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