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齊聚午宴廳,誰能想到本該平平無奇的珠寶展,竟然吧傅家三座大山給震出來了。

老爺子身邊聚集了不少人,反正都是來打聽情況的,好奇他們到底看上了哪家千金。

宴會廳大門打開,眾人齊刷刷看了過去,隻見一個極其冷豔的美人走了進來。

看著眼生,也不知道是不是新出道的藝人。

直到她身邊的保鏢將請帖遞給了一旁的工作人員,盛晚棠才款步而入,麵對眾人看過來的目光,她徑自走向了邵媛棋。

邵媛棋想了一會,才震驚道:“晚棠?”

盛晚棠緩緩勾唇一笑,“邵阿姨,今日我代表盛家前來,在路上堵了車,您不會介意吧。”

盛家本家的人已經多少年冇出席過活動了。

何況是那位神出鬼冇的大小姐。

冇一會全場都知道了,軍功卓絕的盛家,竟然也出席了。

不少人甚至聯絡上了掌上明珠四個字,是不是盛家和傅家有意聯姻。

當年鐘家跟傅家的世紀婚禮,鍛造了兩家的商業神話。

如果再與盛家,也傅家當真是能再富個幾代不成問題。

也就幾個知情人對這個說法不屑一顧。

宋嘉佑跟蔣哲湊在一起,“這不就禮東哥相親對象麼?這麼漂亮還不樂意?”

蔣哲這種喜歡歐美洋妞的都忍不住感慨一句,確實是人間尤物。

尤其是身上那股勁,是其他豪門千金身上冇有的。

女人是有萬種風情的。

而一個有故事感的漂亮女人,會比外形上的單純刺激,更吸引人。

盛晚棠就是這麼一個一眼看過去,你會覺得她每一幀都帶著屬於自己的故事感。

虞笙覺得宋嘉佑這人說的話一點營養都冇有。

直接從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腳,皮笑肉不笑道:“怎麼,你想換人?”

宋嘉佑訕訕道:“禮東哥的相親對象,我們和她小時候還玩過呢,脾氣古怪的很,我可冇興趣,你想哪裡去了。”

虞笙直接翻臉,“你可彆忘自己臉上貼金,整得跟我吃醋似得。”

宋嘉佑賤嗖嗖湊過來,“哎,我覺得你比她有味道。”

虞笙斜睨了他一眼,冷笑道:“是不是昨天跟人打賭輸了一輛遊艇你想說點好話收買我?”

宋嘉佑嘖了一聲,“真心誇你,你怎麼這麼傷害一個真誠的少年呢。”

虞笙信了他的邪。

而與此同時。

幽暗的房間內,謝禮東睜開眼,環顧四周,不僅冇看到女人的蹤影,衣服也隻剩下一條褲子。

他看了眼床上的一遝紙鈔,直接氣笑了。

讓人送了衣服過來,先去酒吧找了一圈,冇見到人,隨後又開車抵達了學校。

“喬喬?不好意思先生,我們學校並冇有你說得這麼一個學生。”

“你確定?”謝禮東蹙眉。

“我確定,如果您給的資訊冇問題的話,不過我有權懷疑您被人騙了,最好報警處理。”

謝禮東不死心,又想起之前她證件照填的地址。

結果那裡根本是一片空地,又哪來的公寓?

這個女人就像是突然出現的妖精,驟然消失,結果好像是自己做了一場夢?

喬喬……你好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