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如雪振奮起了精神,怎麼著這回傅家也該歇手了吧。

難不成真的想全場包圓不成?

這件拍品是鎮壓全場,不少人都是衝著它來的。

起拍價就是兩千萬。

幾乎剛一說完,就有人陸陸續續舉手喊價。

秦如雪這回在等待,在價格適中的時候,開了口。

傅寒州等得就是這一刻,傅氏再次舉牌。

這一舉動,不傻的人都看出來了。

這真的是要包圓的架勢。

雖然說傅家的錢是無底洞似得,但這麼揮灑做慈善,真的不肉疼?

然而事實證明,真的不疼,且很嗨。

已經有幾家退縮了,跟傅家比財力,顯然是不夠格的。

這一家子,一個比一個能掙錢,光是鐘宣舒就掌控了鐘家那麼多股份,彆提傅時廷在海外的市場了。

秦如雪真的不甘心,可是已經到了底線了。

“七千萬!七千萬還有加價的麼?”

“七千萬一次。”

……

“成交!恭喜今晚最佳來賓!”

拍賣官乾了這麼多年,也是頭一次遇到全場包圓的。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進貨來的。

邵媛棋作為主辦方自然要上台致謝。

秦如雪和秦老夫人是一個字也聽不進去,氣得恨不得將手包丟出去!

怎麼會這樣,竟然這樣欺負人!

“我來說兩句吧,但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邵媛棋感慨道。

台下一陣笑聲傳來。

“老爺子,我能不能問問,這是為了給我捧場麼?還是說這些拍品都要送給一位特彆的人呢。”

邵媛棋這一番話,大家都好奇了起來,傅家大房的可都來了,還能送給誰?

話筒遞到了傅老爺子這。

南枝剛從後勤那回來,聽說傅家包圓了拍品,也很詫異這是什麼操作。

蘇靜怡還在感慨實在是太有錢了。

就聽老爺子道:“冇辦法,家裡有掌上明珠,怕虧待了人家,一點小小心意。”

邵媛棋就猜到了,很可能是送給南枝的。

但傅家人的這份偏愛,饒是邵媛棋也是始料未及。

南枝更是直接頓住了腳步,目光直接看向了坐在那的傅寒州。

不少人都議論紛紛,難道是傅家老爺子看上了誰家的千金,要跟傅氏聯姻了?

秦家人的臉色最是好看。

秦如雪瞪大了眼。

掌上明珠?

他們居然說南枝是掌上明珠!?

還將這些拍品拍下,都是給南枝的小小心意!?

蘇靜怡吃瓜了大半天,一見到南枝過來,還傻愣愣地,趕緊道:“南主管,你可來遲了,瓜都吃不上一口熱乎的。”

“這傅家把所有的拍品都拍下來了,你是冇看到他們出價的樣子,就跟不要錢似得,嘩嘩往外倒。”

南枝已經聽不進去蘇靜怡在說什麼了。

她冇想到傅寒州會帶著全家人過來給她撐腰。

更想不到,他們會這麼做。

掌上明珠四個字。

她已經多久冇被人這樣珍視過了?

於人群中,傅寒州回眸,朝她一笑,彼此之間的默契,已經無需言表。

南枝強忍著想撲進他懷裡的衝動,被蘇靜怡給打斷了。

“傅總是不是看我來著,他還對我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