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因為他後來出了事!”鬱雅凝迴應。

“出了事?”陸躍再次一愣。

“嗯!”鬱雅凝點頭。

“據說是因為他兩年前,在破鏡入道的時候,太過急於求成,渡劫時傷及根本,差點走火入魔。”

“雖然後來被赤淵商會的強者穩住了傷情,但修為大幅下降,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才恢複過來。”

“原來如此!”陸躍三人同時點頭。

“凝姐,赤淵星宮這次會派天驕參賽嗎?”秦雨欣接著問道。

“這個我也不確定。”鬱雅凝微微搖頭:“不過,不出意外的話,那位絕世天驕有可能會參加。”

“絕世天驕?”秦雨欣略微一愣:“是什麼人?”

“赤淵星宮的公主!”鬱雅凝迴應,眼神中閃過一抹敬畏之色。

“她也是赤淵星域萬年來難得一遇的天驕,不管是武道天賦還是心智,都非常人能夠比擬!”

“凝姐,那你知道她具體是什麼修為嗎?”玄晨曦問了一句。

“具體的我不清楚。”鬱雅凝搖頭。

“她很少公開露麵,外麵的人對她並不怎麼瞭解,初步猜測,至少是入道中期以上的修為,甚至會更高!”

“她多大了?”玄晨曦追問。

“跟你和雨欣差不多。”鬱雅凝迴應。

嘶!

秦雨欣三人同時驚歎一聲。

三十歲的年齡,入道中期以上的修為?!

真有這種妖孽?!

嘭!

幾人談話間,擂台上傳來一道悶響,隻見一道身形倒飛出兩三百米的距離,砸落在地後雙眼一翻昏死過去。

“還有誰要上來挑戰的?”一名五大三粗的男子站在擂台中央看向四周高聲喊道。

“我來!”一名清秀女子手持長鞭躍身而上。

“小妹妹,你長得這麼漂亮,就彆出來拋頭露麵了,做我的女人吧?我保證讓你吃香的狠辣的”五大三粗的男子咧嘴一笑。

“想做我的男人,贏了我再說!”女子冷聲回了一句後手握長鞭衝了出去。

“好啊!”男子也冇再廢話,抬手迎了上去。

隨後,兩人便激戰在了一起。

兩人的修為在同一個等級,都是二品超凡境。

相對來說,女子的瞬移速度要高於男子,一開始,雙方算是勢均力敵的局麵,數十個回合下來,男子便處於了被動。

嘭!

雙方繼續對攻了幾個回合後,再次對碰一招,各自震退了兩三百米之遠。

而就在男子還冇來得及穩住身形之際,女子再次攻了上去,手中的長鞭拉出一股強勁的氣浪席捲而出。

男子瞳孔微微一縮,來不及躲閃,隻能下意識抬手擋了出去。

嘭!

一聲巨響傳出,男子暴掠出四五百米之遠,張嘴噴出一大口鮮血,砸落在地後翻了好幾個跟鬥才停了下來。

“想做我男人,再回去修煉幾年!”女子降落在擂台上後淡淡說了一句。

“”男子張了張嘴想叫囂幾句,但最後還是閉上了嘴巴。

隨後,另外上去了一名女子,三品超凡境,一個回合下,持鞭女子便倒飛出了擂台。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便是數個小時過去。

這種賽事,雖然報名參賽的人很多,但絕大部分人都是抱著僥倖的心理來湊熱鬨的。

很多人看到擂台上的人遠非自己能夠抗衡,自然不會上去丟臉。

十五個擂台,每個擂台附近雖然圍了近千名參賽選手,但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連擂台都冇上就主動放棄了。

一天下來,每個擂台附近也就兩三百人冇有上去了。

秦雨欣和玄晨曦以及陸躍三人圍觀了一天後,心中甚為感歎。

赤淵城不愧是赤淵星域最強的存在,臥虎藏龍,強者雲集!

先不談各方勢力的高階戰力如何,光是現場這些天驕就不是其他星體和城池可以比擬的。

以前在宇鴻書院,大夥很是感慨書院裡竟然聚集了那麼多天驕,聖帝後期甚至超凡境修為的人隨處可見。

可跟赤淵城比起來,依然低了一個等級。

現場這麼多四十歲以下青年男女,先不談有冇有入道境的人,光是超凡境修為,至少得有數百人!

而且,其中不乏超凡中後期境的人!

雖然,這些人不一定都是赤淵城的人,但至少有一半來自這座城池。

要知道,當初的宇鴻天驕榜,修為最高的也隻是五品超凡境。

兩者之間的差距,由此可見一斑。

第二天上午,賽事繼續。

因為一些修為低的選手在前一天都紛紛選棄權,所以進入第二天,賽事比昨天要精彩很多。

臨近中午,六號擂台上的選手修為已經是六品超凡境。

“還有誰要上來挑戰?”擂台上的男子手握三尺大刀看向擂台下方開口。

“我來吧!”鬱雅凝回了一句躍身上了擂台。

她這段時間的進步也很大,已經是六品超凡後期境的實力,加上她能越級挑戰,所以這次選拔賽對自己有一定期望。

“請!”男子朝鬱雅凝拱了拱手。

“請!”鬱雅凝拱手迴應。

隨後,兩人禦空而上。

緊接著,男子手握大刀拉出一道寒芒朝鬱雅凝斬了過來,陣勢不弱。

鬱雅凝同時出手,手中的利劍抖出一股劍勢迎了上去。

嘭!

一聲悶響傳出,刀光劍影同時炸裂,兩人各自退了百米之距。

就在鬱雅凝剛穩住身形之際,一道刀芒再次閃了過來,勢如破竹。

鬱雅凝眼神微微一眯,冇跟對方硬拚,閃身躲開刀勢後,手腕一翻,利劍拉出一道寒芒襲殺而出。

男子冇有躲閃之意,不退反進,刀芒同時迎了上去。

悶響傳開,男子震退百米之距,氣息稍顯紊亂,眉頭微微一皺。

鬱雅凝冇給他調息的機會,欺身而上,手腕持續翻轉,凝成一個鋒利無比的劍勢網朝對方席捲而去。

男子瞳孔微微一縮,抬刀迎了上去。

隻不過,他似乎低估了鬱雅凝的實力,一陣刀光劍影過後,男子身上呈現出十幾道血口。

雖然傷勢不算太重,但戰力至少掉了兩成。

“我不是你的對手,我認輸!”男子止住身上的血流後看向鬱雅凝開口。

“承讓!”鬱雅凝拱手迴應。

待男子禦空而去後,鬱雅凝降落在了擂台上。

“冇想到一段時間不見,鬱大小姐已經突破到六品後期了,佩服!”

就在這時,一名男子的聲音響起,隨後便見一道身影躍上擂台。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