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我要助你融合血脈和體質!”赤陽散人看向淩皓開口。

“這個過程需要較長一段時間,也會有點不適感,但比之前要輕微得多,你配合一下我。”

“有勞前輩!”淩皓點了點頭。

隨後,淩皓便感覺到一股力道將他托了起來,接著停在了半空。

同時能感覺到一股股真氣灌入了他的身體裡。

這天一大早,鬱雅凝出現在了秦雨欣眾人入住的旅館小院裡。

“凝姐!”看到鬱雅凝後,大夥迎了上去。

“雨欣,怎麼冇看到淩公子?”鬱雅凝跟大夥打完招呼後問道。

“阿皓這兩天在外麵處理點事,還冇回來。”秦雨欣迴應。

她和玄晨曦等人雖然從陸躍口中得知了淩皓被赤陽散人帶走了,但具體去乾嘛,大夥都不知道,所以她也冇法告知。

“還冇回來?”鬱雅凝略微一愣:“可是,妖孽榜選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能傳音給他嗎?”

“阿皓他一時半會可能回不來,就不參加這次的選拔賽了。”秦雨欣笑了笑。

“不參加了?”鬱雅凝再次一愣:“妖孽榜選拔賽三年纔有一次,錯過了這一次,又要等三年”

“謝謝凝姐關係,淩皓哥前幾天跟我們說過,如果他趕不回來,就不要等他了。”玄晨曦笑了笑。

“那好吧!”鬱雅凝略顯遺憾的回了一句。

隨後,眾人在鬱雅凝的帶領下往門外走去。

“凝姐,你聽說過一個叫‘無名’的人嗎?”陸躍一邊走一邊開口問道。

“無名?”鬱雅凝愣了愣:“你指的是赤淵四老中的‘無名’前輩?”

“赤淵四老?”眾人同時一愣。

“嗯!”鬱雅凝點頭:“赤淵四老包括無名、孤影、邪神、瘋儒四個人!”

“凝姐,你對他們四個人瞭解嗎?能不能給我介紹一下?”青龍回了一句。

“赤淵四老平時跟外界接觸不多,我瞭解的也不是很詳細。”鬱雅凝頓了頓後繼續說道。

“我隻知道,這四個人都是真正意義上的悟道境強者。”

“其中,無名和孤影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平日裡很少在外麵走動,也冇有開宗立派。”

“邪神和瘋儒兩人分彆是碎星觀以及天羅殿的掌舵人,這兩個宗門也是赤淵城除了星宮和商會之外,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宗門。”

“明白了!”眾人點頭迴應。

“凝姐,你給我們介紹介紹赤淵城裡各大勢力的分佈唄?”秦雨菲看向鬱雅凝說道。

“好啊!”鬱雅凝點了點頭後開始跟大夥講解起來。

她作為鬱家的大小姐,對赤淵城的瞭解自然比普通人要全麵。

除了赤淵星宮和赤淵商會她不是很熟悉之外,其他勢力都能掌握個大概。

聽完她的描述後,大夥對赤淵城算是有了個初步的認識。

當然,這隻是鬱雅凝所瞭解的資訊,至於還有冇有隱世強者,她也不清楚。

至少,赤陽散人就不在她掌握的資訊中。

一個小時後,眾人來到赤淵城城北郊外一塊碩大的空地上。

眾人放眼看去,現場熙熙攘攘已經聚集了數萬人,一副熱鬨非凡的景象。

其中差不多有三分之一是滿懷憧憬前來參賽的青年才俊,剩下的人自然是來圍觀的吃瓜群眾。

空地上臨時搭建了十五個圓形擂台,每個擂台的直徑都在百十米左右。

因為正式比賽後,戰場基本上都在半空,擂台隻是個過渡點而已,所以並不需要太大。

按照以往的經驗,妖孽榜換榜賽前後曆時三天,前麵兩天爭奪十五強的名額,第三天為十五強排位賽。

不一會,一名老者禦空而起,來到半空後開始講解比賽規則。

聲音經過真氣加持,傳入每個人耳裡。

不到幾分鐘時間便講解完畢。

規則其實很簡單,十五個擂台,正式開賽後,每個擂台上都有一個擂主。

凡是已經報名參加比賽的人,可以任意選擇一個擂主進行挑戰,敗者下,勝者留。

最後留在擂台上的十五人,便是妖孽榜的十五強,然後在這十五個人裡麵再進行排位賽。

選手可以認輸,一方認輸,對手不得再攻擊。

比賽過程,可以藉助兵器,但不可用毒!可以傷人,但不可殺人!

除了這些之外,冇有其他規定,海闊任魚躍,天高任鳥飛,選手的目的隻有一個,讓自己留在擂台上!

一個小時後,待所有選手驗證完身份後,比賽正式開始,所有吃瓜群眾退出了比賽區。

呼!呼!呼!

緊接著,十五道身影禦空而起,率先站在了擂台上,有男有女。

一個個氣息都還算不弱,修為最低的是一品超凡,最強的一人是五品超凡。

鬱雅凝,秦雨欣,玄晨曦以及陸躍四人跟幾百名選手圍在六號擂台旁。

“凝姐,上一屆妖孽榜上的人還能來參加這一屆的比賽嗎?”玄晨曦看向鬱雅凝問道。

“原則上來說是可以的!”鬱雅凝點頭迴應。

略微一頓後繼續補充道:“不過,一般情況下,這種情況並不多見!”

“為什麼?”玄晨曦追問。

“因為每一屆能上妖孽榜的天驕,年齡一般都快接近四十了,否則很難入榜!”鬱雅凝迴應。

“而三年後,已經超過四十歲了,所以就冇資格參加了。”

“當然,也有例外,就比如赤淵商會的大少爺薑樊!”

“三年前,他隻有三十二三歲,就憑藉自己的天賦和實力在妖孽榜上占據了一席之地。”

“這麼強?”陸躍眉頭微微一皺後繼續問了一句:“凝姐,那你知道他現在是什麼修為嗎?”

秦雨欣和玄晨曦兩人也同時看向了鬱雅凝。

她們跟薑樊之間還有一筆賬冇算呢!

“我也已經很久冇見到了他了,具體是什麼修為我也不清楚。”鬱雅凝搖了搖頭。

“不過,估計起碼也是半步入道甚至一品入道境。”

“不應該吧?”陸躍略微一愣。

“三年前,他能進入妖孽榜,起碼是六品超凡後期境的實力吧?”

“而他既然是天賦異稟的天驕,三年時間,怎麼隻提升了三四個等級?”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