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將自己體內那至剛至陽的真氣,非常緩慢地度入其中,使得藥性緩緩化開。

然後融入潘瑾孃的奇經八脈。

一般情況下,隻要吃下這顆丹藥,就可以保證肉身不腐。

而想要達到藤原璋子所說的,將藥性流轉到奇經八脈,這是一個極其困難的過程。

一般人就算是自己修煉,也很難將內力迅速通達奇經八脈。

但武超所修煉的重樓神宮,能夠把自己的內力傳達到毛細血管,以此固化身體,用最為精準的力道擊敗敵人。

藤原璋子見丹藥的效果開始顯現,連忙伸出手抓住潘瑾娘心臟位置的短劍,直接拔了出來!

隨後,旁邊眾人,包括武碩等所有男人,第一時間轉頭過去。

隻有白芊芊低下頭來,發現潘瑾孃的傷口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複。

在武超的一番操作之下,冰清玉潔丹的藥性最大限度,也是最快速度地得到了揮發。

很快二女目光所見,潘瑾孃的皮膚表層覆蓋上了一層淡淡的冰霜。

而這種冰霜呈現出了一種晶瑩剔透般的感覺,彷彿潘瑾娘不是死亡,而是陷入了沉睡。

武超隨後抬起頭看著藤原璋子,問:“接下來該怎麼做?”

而這時候,藤原璋子卻是陷入了沉默。

她抿著嘴唇,想說又不敢說。

她知道自己一旦說出來,武超肯定會做。

可是身為女人,她又不希望武超怎麼做,因為危險係數極大!

甚至可以說,古往今來就冇有幾個人成功過!

武超也自然看出了藤原璋子的猶豫和糾結,他緊抓著藤原璋子的手腕,目光之中流露出來的是一份真誠。

他說:“我武超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好人,但是麵對身邊人,就算上刀山下油鍋,我都毫不猶豫!”

“說吧,無論怎樣我都會做,而且換成身邊任何人都是如此!”

武超的話語簡單,卻在藤原璋子的心臟上輕輕敲了一下。

藤原璋子猶豫再三,終於開口說:“人有三魂七魄,七魄就藏在人的臟器肉身之中。”

“隻要護住心脈,七魄就不會散,但是三魂……”

說到這裡,藤原璋子還是有些猶豫。

而旁邊的白芊芊已經不耐煩了:“我說你婆婆媽媽乾什麼?有話就說!”

讓白芊芊這麼一攪和,藤原璋子總算是下定決心開口說。

“三魂為天地人,人死後,三魂會暫時消散,‘頭七’那一天,三魂會重聚。”

“必須要在鬼差動手之前,護住三魂,讓鬼差找不到,如此一來就可以讓姐姐重新歸來。”

旁邊的人聽到這話,心裡不由的“咯噔”了一下!

鬼差?

這世界真的有鬼啊?

然而,武超卻全然不去理會。

他畢竟也是“死”過一回的人。

完全相信藤原璋子所說。

對他來說,鬼差也好,彆的也罷,不過就隻是一種能量體而已。

他當下咬牙說道:“既然如此,那就等他們來!”

“不過,這7天時間總要做些什麼,不可能空等吧?”

藤原璋子點點頭,說:“首先咱們要找一處聚陰之地。”

“然後將姐姐的肉身放置其中,再找七種花七種草,安置周身,最重要的是……”

藤原璋子說了很多條件,她說的越多,武超和身邊眾人心裡也就越踏實。

冇有人在這一刻會覺得複雜累贅麻煩,幾乎所有人都把藤原璋子說的這些條件都記了下來,生怕會有絲毫的遺漏。

畢竟隻要大娘子能夠複活,什麼臟活累活都願意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