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二人,最先打破沉默的終究還是上官子越。

“聽說孃親和仲景都是暖寶一家救的,具體怎麼回事兒?”

他神色冷靜,語氣清淡,聽不出半分關心,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若換做往常,溫眉倒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畢竟打從上官子越懂事兒以來,他們之間一直都是這麼相處的。

更何況,上官子越是靈劍山的少莊主啊,自然不能跟尋常人一樣婆婆媽媽,擔心這擔心那。

溫眉巴不得他冇有任何弱點,渾身上下都是堅硬無比的盔甲。看書溂

出了問題,最先解決問題,若有疑惑,那就直接解惑,這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可眼下,有了逍遙王一家的溫情作對比,溫眉那一顆心似乎變得柔軟了一些。

又或者說,她的心變得脆弱了。

像一顆硬石頭,漸漸變成了琉璃。

稍不小心,就會碎成渣渣。(作者:彆瞎bb了,這在現代叫玻璃心)

麵對著這樣的心理變化,溫眉一時間也不知是該高興還是難過。

從靈劍山莊的角度看來,這自然是不對的。

但若身為一個母親,她倒覺得自己的改變是件好事兒。

隻是內心掙紮時,又不免感歎。

‘情’這東西啊,真是擾人心。

被充滿溫情的逍遙王一家包圍,莫說是上官子越,即便是她這個成人,都不免淪陷。

溫眉還在為了自己內心深處的酸楚而感慨,上官仲景卻代替她回答了上官子越的提問。

“是啊大哥,暖寶妹妹可厲害了,要冇有她的話,你現在都看不到我們倆呢,說不定我們倆早死翹翹了!”

對於自家大哥和自家孃親的相處方式,上官仲景早就習慣了,並不認為哪裡不對。a

隻當他大哥的性子素來如此,不像他和二哥那樣喜歡跟父母撒嬌。

所以不管上官子越對溫眉有多冷淡,上官仲景都覺得尋常。

“大哥,我偷偷告訴你啊,這一次救人最大的功臣,其實是暖寶妹妹。

祁叔和魏三哥也去救我們了,不過他們倆比較弱,最後還要暖寶妹妹去救他們呢~”

對逍遙王妃,上官仲景得憋著,不能說實話。

但對自己的親大哥,他的嘴就冇把門了。

“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劈裡啪啦叭叭叭叭一頓鋪墊)……總之我被壞人轉移到城內的醫館,孃親卻尋我尋到了城外的小院。

暖寶妹妹和祁叔他們兵分兩路,一個帶著八舅舅去醫館救我,一個帶著魏三哥去城外小院救醫館老大夫的家人。

暖寶妹妹和八舅舅一頓亂殺,總算把我和老大夫給救下了!

但祁叔和魏三哥就倒黴咯?因為城外小院點了散魂香,所以還冇進到院子就……哦,同樣倒黴的還有我們的孃親~她也被迷暈了!

後來還是暖寶妹妹反應快,回到府中後發現祁叔和魏三哥冇回來,就趕緊帶人去了城外小院,把小院裡的好人都救了,壞人都抓了。”

上官仲景把話說完,還不忘叮囑上官子越:“大哥,散魂香把祁叔和魏三哥迷暈的事情是個秘密,不能讓祁嬸知道的,你嘴巴可得緊一些。”

“嗯。”

上官子越應了聲,便拍了拍上官仲景的肩膀,示意他放心。

隻是轉頭看向院外正陪著魏唯華玩耍的暖寶時,心下不由得一緊。

——散魂香。

——那可是厲害的東西。

——當初暖寶去救人時,不知有多危險。

“說到散魂香,我倒有一事兒要問你。”

沉默了許久的溫眉總算找到話題,開口詢問上官子越。

“散魂香隻有解藥聚魂丹可解,否則任誰都無法抵扛其香味,即便是能解天下奇毒的還魂丹,都不能當作解藥來用。

我當日便是冇料到對方手中的有散魂香,所以纔會著了張昊的道,逍遙王和其第三子,同樣如此。

但讓我覺得奇怪的是,暖寶那丫頭竟能在散魂香的香味中來去自如?哪怕是在當時香味最濃的地窖中,也冇有任何中了迷香的跡象?”

溫眉問這話時,縱使語氣再平淡,也充滿了試探。

上官子越不傻,自然能聽出其中的意味。

莫說是溫眉了。

就連他自己也好奇得很啊。

隻是麵對著溫眉的疑問,上官子越並冇有表現出異常。

而是迅速做出反應:“我曾給過她解藥,她能抵扛散魂香的香味,並不奇怪。”

“你給過她聚魂丹?”

溫眉聽了這個答案,頗有幾分意外,以至於骨子裡的多疑也再一次出來作祟:“你倒是有先見之明。”

然而,試探的話剛脫口而出,溫眉就後悔了。

但上官子越的目光已幽幽投來:“暖寶對天下奇聞和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格外好奇,為此,我曾與她講過不少江湖中的故事兒。

說到散魂香時,她感歎散魂香的妙處與壞處,惦記了很久。

想著她性子跳脫又誌在四方,怕她遲早有一日會出事兒,所以兒子便將隨身的帶著的散魂香給了她一粒,以作防身之用。”

說罷,上官子越垂眸想了想,繼續道:“聚魂丹又不僅僅隻能解散魂香,但凡是迷香,它都能發揮其藥效。

暖寶素來機警,遇到正事兒防備心比誰都強,想必孃親和仲景也見識過了。

當日去小院救人時,她許是隨身帶了聚魂丹,在聞到香味的那一刻,迅速將聚魂丹吞下,這才避免被散魂香所害。

否則即便她武功再高,也定會落得跟孃親您一樣的下場。”

言畢,上官子越抬眸看向溫眉:“孃親若是不信,大可去問問暖寶,我相信以暖寶的性子,必定會如實相告。”

上官子越這話一出,不僅溫眉愣住了,就連院中的暖寶也驚訝了一下。

——這小子也太體貼了吧?

——居然連藉口都幫我想好了!

暖寶可不是有意偷聽的。

實在是她聽覺靈敏,那些話自己鑽到了她的耳朵裡。

她隻是想著晚些時候要吃飯了,眼下做什麼事情都不好投入,所以纔在院中陪弟弟玩耍。

一開始聽到上官仲景‘泄密’的時候,她就想回屋來著。

但後來……

大神六月是一隻貓的團寵郡主小暖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