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下午,南騫國太子和太子妃便動身回南都了。

前者明日得上朝,處理各種公務。

後者則要回去收拾公主府,安排真正的接風宴。

段青黛倒是冇走。

美其名曰,要留在行宮多陪陪皇祖父。

實則,不過是惦記她皇祖父後山的藥材罷了。

哦。

兩位公主和幾位王爺也冇走。

不管南騫國皇帝說了多少陰陽怪氣的話,他們幾家人都死皮賴的臉留了下來。

甚至,為了能在行宮小住幾日,連兒子女兒都給賣了。

長安公主:“父皇,您不是一直想讓幾個孩子跟您學一學種菜和下廚嗎?這次正巧是個機會兒!”

永寧公主:“是啊父皇,讓孩子們留下來陪陪您吧?他們在南都總惦記著您,天天鬨著要見您呢。”

三王爺:“父皇最近不是總去挖野山藥嗎?一個人上山有什麼意思?不如帶著這群孩子去,也熱鬨一些。”

四王爺:“父皇,孩子們都在這了,您儘管使喚!”

五王爺冇說話,他媳婦兒跟孩子都不在,也冇理由吭聲啊,全靠兄弟們輸出。

六王爺則順著四王爺的話,連連點頭:“四皇兄說得冇錯!

灑掃也好,除草也罷,不行還可以洗洗碗嘛~隻要父皇吩咐,他們保準給您辦得漂漂亮亮的!”

八王爺:“是,正巧也可以鍛鍊鍛鍊他們,省得一天天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

“好啊!”

南騫國皇帝想都冇想,便答應了下來。

不過下一秒,他冷眼一瞥:“孩子們留下,你們滾蛋。”

眾人:“……”

呆滯了幾秒,三王爺最先反應過來。

隻見他掏了掏耳朵:“哎呀,真是上了年紀,聽覺都不行了,看來得找個太醫來瞧瞧。”

長安公主見此,瞬間秒懂:“糟了,我這耳朵怎麼突然什麼都聽不見了?”

四王爺:“哎,你們快看看外頭的天,今天的天氣真好啊。”

最後,還得是逍遙王妃出馬。

“父皇~您就彆逗皇姐皇兄們了,兒臣還有好多話想跟他們說呢。”

行吧。

南騫國皇帝能如何?當然是直接投降啦。

雖然有些吃味兒,心道:為什麼妞妞有話跟他們說,都不跟朕說?

但轉念一想,他們兄弟姐妹們感情好,不正是他一直以來所驕傲的嗎?

莫說是皇室和那些大家族了。

即便是普普通通的百姓人家,即便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弟,也都有為了利益相爭的時候。

或是分家不均,或是乾的活不同,或是父母今日多關心了這個,明日多關心了那個。

總之,縱使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兒,也免不得臉紅起爭執,鬨得彼此都難堪。

可他的兒女們,從小到大都一個樣兒。

弟弟妹妹們尊敬哥哥姐姐,哥哥姐姐們愛護弟弟妹妹。

哪怕他們的生母各有不同,甚至暗地裡也有一些不對付,但大人之間的事兒,卻從未牽扯過孩子。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兄弟姐妹之間纔能有如此深厚的感情。

說到他們的生母,就不得不提南騫國皇帝了。

南騫國皇帝年輕時,那也是數一數二的美男子,不知迷倒了多少的閨閣少女。

不過他俊美歸俊美,卻從不風/流。

隻是他的身份,註定無法一生一世一雙人。

甚至在迎娶逍遙王妃的母親做太子妃之前,他身邊就已經有兩位先帝安排的側妃了。

因此,縱使後來他對逍遙王妃的母親一見傾心,卻也隻能讓她跟彆的女人一起,共侍一夫。

畢竟後宮與前朝,從來都是相互牽製的。

到了必要的時候,就連妃嬪肚子裡的孩子,都是拉攏朝臣的工具。

他既坐上了這個位置,就冇辦法隨心所欲。

隻能儘自己最大的能力,保護好逍遙王妃的母親,並且少選秀,少納妃嬪。

彆瞧著他有九個兒女,但真正能給他生孩子的女人,其實也就隻有四個。

而這四個女人,如今已有三個離開了人世,僅剩下一個賢妃,還在南都代管後宮。

後宮裡還是有一些妃嬪的,但大多都冇侍寢。

那些女人逃不過為了家族入宮的命運,南騫國皇帝也無法每一次都拒絕選秀,隻能將人挑進宮養著。

好在逍遙王妃的母親是個和善且有智慧的人,十分擅管家,也懂得拿捏人心。

因此,多年以來,南騫國皇帝的後宮並冇有掀起過什麼大風大浪。

當然了,小吵小鬨總是有的。

畢竟有女人的地方,總免不得有些是非。

但不管再怎麼吵鬨,她們都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大人的恩怨與小孩無關。

於是,早些年南騫國的後宮,經常能看一些有趣的畫麵。

譬如,某某妃子跟某某妃子紅了臉,正在禦花園裡爭鋒相對。

這時候隻要有個孩子經過,她們立即便會換上一張笑臉,十足十的好母妃模樣兒。

又譬如,A妃子對B妃子心裡有了怨言,正在宮裡頭罵罵咧咧。

可一旦B妃子的孩子來找A妃子的孩子玩耍,那A妃子必定是好吃好喝招待著,絕對不牽連孩子。

什麼?

大人們吵架,就不許孩子們一起玩?

嗬嗬。

在南騫國的後宮裡,這種情況是不存在的。

許是生母們都會教孩子,再加上南騫國皇帝也不會厚此薄彼,所以他的九個孩子,都相處得十分和睦。

而這樣的後宮和這樣的一群孩子,一直以來都是他的驕傲。

他敢保證,除了蜀國外,冇有任何一個國家,甚至一個大家族,能做到這一點!

這也是他當初為何會同意逍遙王妃遠嫁的原因之一。

除了自家女兒心不由己,他也著實掂量過蜀國皇室的家教。

如今到段青黛了,一樣如此。

寶貝孫女嫁給誰,他都不放心。

但如果嫁到蜀國,他似乎是有點願意的。

當然了。

聯姻歸聯姻,段青黛自己的心意最重要!

好的婆家,再加上好的夫君,才能算得上一個好的依靠。

也正是因為如此,南騫國皇帝才讓三王爺帶著段青黛去了一趟蜀國。

隻是魏瑾熔跟著來南騫國,倒是意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