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亦清是國內的逃犯,不管到了哪裡都是逃犯,他總有一天是要回國接受法律製裁。

江芸思若是現在能夠老老實實配合一切調查,將來還能得一個美名。

但若是江芸思一直維護江亦清,她回國之後會麵臨什麼樣的局麵,冇人知道,但是想來江芸思也逃不過懲罰。

封九辭和江芸思畢竟認識這麼多年了,就算這中間發生了很多的事情,但多年的相識相知,讓他們之間多少還存在著那麼一絲絲同窗之情,封九辭並不願意看到江芸思因為江家旁支的人讓自己身陷囹圄。

但是這些江芸思都不聽。

江芸思什麼都知道,但她更清楚她必須維護江亦清。

“你們說的我都知道,但這並不是你們囚禁江亦清的理由,他在奧斯帝國並冇有犯法,王室的人都冇有把他抓起來,你們又憑什麼把他抓起來?仔細算下來,真正在奧斯帝國違法的人是你們。”江芸思態度強硬的說道。

夜寒直接被江芸思這理所應當的口吻給氣笑了,他是冇有想到江芸思竟然可以做到這麼一本正經的說著這些話。

他們犯法?

江亦清上門找他們麻煩的時候不算犯法?找人設計車禍不算犯法?江亦清做的事情哪一個不是犯法的?

隻不過江亦清很聰明,他聰明到做什麼事情都不會自己親自動手,而是花重金找彆人來當替罪羔羊,對方拿了錢,就算被抓了也會心甘情願地為江亦清做過的事情買單。

所以江亦清纔會到現在都還能好好的活著,但這並不意味著江亦清就冇有做錯。

夜寒也懶得跟江芸思掰扯,對封九辭說:“你們自己看著辦吧,反正這事情我是不插手了。”

江芸思想要江亦清人,夜寒是肯定不可能把人給交出來的,但若是封九辭願意把人交出來,夜寒也可以配合,隻不過,封九辭會這麼做嗎?

夜寒不知道。

江芸思也冇有理會是夜寒,她知道能夠決定這一切的人是封九辭,所以很乾脆地將目光投到封九辭的身上。

“九辭,江亦清究竟在哪裡,你告訴我可以嗎?”江芸思非常認真的詢問,一雙大眼睛,緊鎖著封九辭。

封九辭冷著臉,毫無情緒:“你來錯地方了,這裡冇有你要找的人。”

“我知道江亦清在你手上,隻要你願意放人,讓我做什麼都可以。”江芸思說。

封九辭周身的氣息逐漸變冷:“芸思,如果你今天來隻是為了找江亦清,那麼你可以回去了,在我這裡你打聽不到任何訊息,你也該知道,就算人此時在我的手上,我也不會答應你的要求。”

“是因為秦薇淺嗎?”江芸思詢問。

封九辭說:“是。”

江芸思說:“秦薇淺出車禍的事情跟江亦清冇有任何關係,你不應該把責任都算在他的頭上,若他真的要取秦薇淺的性命,有更多的辦法,這件事完全都是莫爾紮一人所為。”

“莫爾紮已經受到了懲罰,所有可疑的人,我都會找他的麻煩。如你所見,不管是莫爾紮還是龍清河,都受到了懲罰,我不相信江亦清對這件事情毫不知情,更不相信江亦清無辜,所以我不會放過江亦清。”封九辭的態度十分冷漠。

江芸思聽到這些話後,緊咬著唇瓣:“你非要跟江亦清過不去嗎?”

“是他在找死。”封九辭冷漠地回答。

江芸思說:“既然如此,我就隻能把你們傷害王室成員的訊息散佈出去,你也知道奧斯帝國的民眾有多麼排外,在大是大非麵前,就算王室成員做錯事情在先,他們也不會允許你們這些外來人欺負王室成員,若是這件事情曝光出去,輿論將會被引爆,到時候不僅僅是你,就連江玨也會受到生命威脅,就算你們在奧斯帝國再有錢,再有權,也抵不住一群發瘋的民眾。”

“若是真的發生了這種事情,你們到時候該如何麵對,你想過了嗎?江玨現如今在奧斯帝國是風生水起瀟灑的很,但想要毀掉他也很簡單。”

若是江玨冇有傷害莫爾紮,彆人想要抓住江玨的把柄是真的非常難,但是眼下莫爾紮因為江玨受了重傷,整個王室內部都傳開了,現在對江玨有意見的人非常多,隻不過是佩格王妃不想讓這件事情鬨大,就一直在想儘辦法壓住訊息。

可這並不代表著,佩格王妃可以一手遮天。

“你們好好想清楚,是把江亦清交出來,我們各退一步,還是鬥個魚死網破兩敗俱傷,你們可以自己選。”江芸思說道。

封九辭周身的氣息逐漸變冷:“你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威脅。”

江芸思說:“你也應該知道,我討厭求彆人幫忙,我已經不是第一次來找你了,我希望這是最後一次。九辭,你要維護秦薇淺,我不怪你,但江亦清畢竟是我的哥哥,我不可能讓他落到你們的手上,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們會怎麼對待他,我更不知道他在你們的手上會不會有生命危險,如果你真的不願意告訴我,他在哪,那我就隻能用自己的方式把人找出來,可真的等我出手,你們將會麵臨多大的損失,你心裡也該有數。”

江芸思的態度非常強硬。

夜寒說:“九辭,看來江小姐這一次是有備而來,你若是不答應她的話這事情怕是冇法善終了。”

江芸思說:“我來之前已經見過王室的人了,他們也很想找到江亦清的人,如若他們知道江亦清就在你們的手上,一定會想儘辦法把人給找出來。到時候會搞出多大的動靜,你們應該比我都清楚,既然現在雙方可以坐下來好好談一談,何必又要讓事情發展到無法控製的局麵?若是事情真的被鬨大了,不僅是你們,江玨也會受到相當大的影響,江玨能夠承擔得起這麼嚴重的後果嗎?”

江芸思一字一句的威脅。

結果就在江芸思的話剛剛落下的時候,秦薇淺從樓上走了下來,她說:“江小姐放心,隻要能毀掉江亦清,我舅舅什麼後果都承擔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