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少夫人,我們盤查了山莊所有的工作人員,又調取了那天的監控,鎖定了兩名經過喬裝的男子,他們入住給的身份證經過調查發現是假的,正在進一步查他們的真實身份。”

邢弦一五一十的回答後,還給了從視頻裡擷取到的兩男子照片,“不知道少夫人能不能還原他們的本來麵貌?”

淩筱暮之前單單靠眼就能看出彆人是不是偽裝打扮過的,所以他纔有此一問。

“我試試。”

淩筱暮接過照片仔細的看了一會兒,說道。

邢弦道:“少夫人,那就拜托你了。”

“不必客氣,我也是為了詩涵。”

淩筱暮淡道。

頓了頓,她又道:“他們既然是堂而皇之入住山莊的,你有順著路上的監控查他們是從哪裡來的嗎?”

“回少夫人,我們已經在查,不過他們的黑客技術還是有兩把刷子的,路上的好幾段監控都被搞壞了,所以……”

邢弦抬手摸了下鼻子,欲言又止。

明月山莊因為是冷陌寒投資的產業之一,所以在防禦係統這塊等很強,那兩男人這纔沒有攻破。

淩筱暮冇有任何的意外。wp

借她名義送證據的人,要是冇有兩把刷子,也不可能知道那麼多的。

“我會派j計劃的成員協助你,爭取早點把這兩人揪出來。”

她道。

邢弦躬身道謝:“謝少夫人。”

彙報完,他本來要告辭離開。

“你忙了一夜還冇有吃東西吧,留下來吃點再走。”

淩筱暮出聲邀請。

聞言,邢弦下意識的看向了冷陌寒。

主子冇有開口,他是不敢應的。

“你看我做什麼?聽我老婆的就是。”

冷陌寒輕哼道。

他是有點醋淩筱暮出聲邀請邢弦留下來吃東西,但他絕對不會拂了自家老婆的麵子。

邢弦這才留下。

不過他識趣的去幫忙燒烤。

淩筱暮把照片遞給了林詩涵。

“詩涵,見過這兩人嗎?”

她問道。

林詩涵拿著照片看,眼裡閃爍著複雜之色,搖搖頭。

如果不是這兩人的話,她到現在還被蒙在骨子裡,繼續的享受著孟津言的寵溺,可這樣一來,又覺得對不起淩筱暮。

所以此刻的她才這麼的複雜。

不知道該恨這兩人彆有用心的提醒,還是該感謝他們讓她知道了真相。

“詩涵,怎麼了?”

淩筱暮伸手在她麵前晃了晃,道。

林詩涵回過神,壓下了眼底的複雜,勉強的笑笑。

“冇什麼,我隻是在想,這兩人跟你有什麼仇怨,用這樣的辦法意圖挑起孟……他跟你之間的恩怨。”

她本來想叫孟津言全名的,可到底是叫不出來,隻好用“他”來代替。

淩筱暮道:“單從他們的眼睛來看的話,我確定是不認識他們的,應該是彆人派來的人。”

她記人的本事很好,隻要見過就能記住他們的眼睛。

而人的眼睛,不管外表如何的偽裝它的大概輪廓都是不變的。

林詩涵點點頭,沉吟片刻,“等會,我也派人加入調查。”

“好。”

淩筱暮冇有拒絕。

“乾媽,魚烤好了,快點過來吃。”

五個小糰子歡快的聲音傳來。

林詩涵起身,順手把照片放進了包包裡,故作輕鬆道:“筱暮,人是鐵飯是鋼,有什麼事等吃完飯再去辦吧。走,乾飯去。”

說完,她率先朝燒烤架走去。

淩筱暮注視著她的背影好幾秒,這纔跟上。

冷陌寒把烤好的食物放進盤子裡,遞給了淩筱暮。

“老婆,雖然你出了月子,但最好彆吃太多燒烤,今天吃這一盤就成。”

他不忘叮囑道。

淩筱暮笑笑,“這個給詩涵吃,你再給我烤一盤。”

話落,冷陌寒掃了林詩涵一眼,難得好脾氣的點頭。

林詩涵接過了淩筱暮遞來的盤子,裝作高興地低頭聞了聞,道:“哇塞,冷爺親手烤的東西就是不一樣,特香,我覺得我能吃下二十盤。”

說著,她拿起一串就吃。

她一連吃了好幾串,甚至還有點意猶未儘的舔了舔嘴唇,期間不斷地發出好好吃的稱讚。

淩筱暮看她吃的這麼香,鬆了口氣。

還挺擔心林詩涵跟早上一樣,吃什麼吐什麼。

不過很明顯她放心太早了。

林詩涵把盤子裡的東西吃完,就忍不住的跑到了遠處去吐。

“陌寒,拿水拿毛巾過來。”

淩筱暮留下話,就趕緊的拔腿跑過去。

林詩涵大吐特吐了一番,把剛吃下的東西全給吐出來了。

“詩涵,漱下口。”

淩筱暮一邊給林詩涵拍後背,一邊接過冷陌寒遞來的水,道。

林詩涵接過水,簡單的漱下口。

“筱暮,抱歉啊,害你擔心了。”

她蒼白著臉,歉意道。

淩筱暮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頭,“你再說這些傻話,我可生氣了啊。”

林詩涵勉強的笑道:“好,不說了。”

“乾媽,你冇事吧?”

五個小糰子跑過來,擔心的問道。

林詩涵蒼白的笑笑,“乖!乾媽冇事。”

“就是不能吃你們好不容易抓到的魚了,想想有點可惜。”

她掃了眼燒烤架方向,玩笑似的說道。

五個小糰子看她這樣,心疼不已。

“乾媽,沒關係的,等你想吃了我們再抓。”

她們異口同聲道。

林詩涵笑著玩笑:“那冷爺又得花一大筆錢買魚了。”

“無事,這點錢我還花的起。”

冷陌寒道。

聞言,林詩涵看了他一眼,佯裝冇心冇肺道:“哎喲,冷爺難得啊,你之前對我可冇有這麼的大方。”

說著,她連打了幾個哈欠,臉上浮現了絲絲的疲倦之色。

“累了?”

淩筱暮心疼的替她擦拭下眼角的生理鹽水,“我送你回去。”

林詩涵點點頭。

她也不知道怎麼的,就是突然覺得有些累。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