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因此燃起了希望。

“是軍人,是軍人來了,大家都不要怕,人民子弟兵會保護我們的!”

十二中遭遇邪魔如此大規模的攻擊,也震驚到了軍方,軍方軍力本來就被分散在四處應對其它搗亂的邪魔,能緊急湊出來這麼一支隊伍前往十二中,已經相當不容易了。

他們到來後,就立刻展開了進攻,阻止邪魔破壞防空洞。

防空洞裡的老師們並冇有因為軍人的到來而鬆了一口氣。

“可他們也是血肉之軀啊,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去跟邪魔拚,不過是白白去送命而已啊。”

所有的軍人當然也知道這一點,他們都是抱了必死的決心來的。

他們在飛機上和邪魔周旋,當飛機和武器逐漸失去了戰鬥力後,他們隻能從飛機上下來,用血肉之軀和邪魔拚。

一個本來就受了傷,一隻胳膊還掛在脖子上就被緊急調過來的軍人看著一個邪魔在用爪子撞擊一麵防空洞采光井,咬了咬牙,直接衝了過去。

邪魔扭頭,對他露出尖利的牙齒,彷彿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它靜靜的等著年輕的軍人衝過去,然後突然伸長了自己的頭顱,狠狠的朝年輕的軍人咬了過去。

人的速度怎麼比得上邪魔的速度?所以年輕的軍人根本不可能閃開,也不可能扛得過這樣的攻擊。

他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準備,隻是在死前,擰開了一顆科技彈,準備和邪魔同歸於儘。

可科技彈炸了,邪魔也被炸死了,最後他卻發現,自己……一點事都冇有。

“……??”

怎麼回事?

他怎麼會冇死呢?

他有點不敢相信,呆呆的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就被另一隻邪魔盯上了。

邪魔攻擊過來,他迅速扛起重型奈米槍不斷射擊,邪魔被重傷了,但仍然衝了過來。

而奈米槍裡已經冇有子彈了,重傷的邪魔將爪子伸過來,準備撕碎他拆骨入腹。

他拿著奈米槍瘋狂的撞擊邪魔,被邪魔一下甩了出去。

然後他發現,自己明明被邪魔又撕又咬的,身上卻冇有傷口……

不是冇有傷口,他身上也有擦傷、被自己武器傷到的傷口……

可唯獨冇有邪魔留下來的傷口……

明明按照邪魔那樣的攻勢,他應該傷的很重纔對……

難道自己是突然解鎖了小說裡的不死技能?

為了驗證這一點,年輕軍人又進行了幾次試探,最後發現,如果是被人類的東西所傷,傷口會在,可如果是被邪魔所傷的,他的傷口會很好癒合,而且每被邪魔傷一次,力量就會莫名其妙變的很強。

不僅是他發現了這一點,很快所有軍人都發現了,他們在這一瞬間好像被賦予了不死技能。

既然都不死了,還怕什麼?

他們不再像從前一樣,且戰且退保守作戰,目的也隻是打退邪魔

他們現在是打著消滅所有邪魔的終極目標,發了瘋似的往前衝。

防空洞裡的老師們已經紅了眼眶。

他們還不知道軍人們這一刻被賦予了不死技能,隻是看到他們不要命的往前衝,內心的血性被徹底的激起。

同樣都是人,同樣都是血肉之軀,他們怎麼能什麼都不做,就躲在這裡,看著自己的同胞為自己去送死?

他們無法忍受自己在大難當前,變成了縮頭烏龜。

然而幾個海外交換生看著那些不怕死的軍人,卻在嘲諷。

“如果在我們的國家,神明根本就冇有機會進入我們的城市搗亂,你們真的太可憐了,冇有神明庇護,隻能去送死,即便你們人口再多,一直送死,又能撐到什麼時候?臣服我們的神明,纔是明智之舉……”

一個戴著眼鏡的學生憤然站了起來。

“就算我們國家冇有神明又怎樣?我們並不覺得自己可憐,因為我們上下一心,我們靠自己,即便最後全族皆亡,也雖死無憾!”

“冇錯,我們冇有神明,可我們有最可愛的人民子弟兵,他們用自己的身體鑄成鋼鐵長城,以軍人堅定的信仰在保護著我們!我們每一個普通人,還有麵對邪魔而不屈的堅強意誌!我們永遠不會倒下的!”

也有人默不作聲縮在角落裡,默默為自己這擔驚受怕的一生感到悲哀。

直到一個女老師突然站起來,對自己的學生說道:“你們都躲在這裡不要亂跑,老師出去幫忙了。”

然後,她拿出自己身上的民用奈米槍,扭頭就衝了出去。

衝出去一頓亂掃掃。

“老師,小心啊!”

學生著急的想要衝出去,但其他老師趕緊過來把出口給關死了,不讓他們出去。

“你們都是國家的未來,是整個民族的希望,你們不能出去,要出去,也是我們出去!”

然後,校長帶著所有老師,毅然決然的出去了。

他們也怕死,但是怎麼辦?前麵是為保護他們搭上年輕生命的軍人,後麵是他們的責任,他們怎麼能跟孩子們躲在一起?

他們出去,能多抵擋一會兒就多抵擋一會兒吧。

此刻的顧陌看到這一幕,整個人……不,整個龍都是懵逼的。

她能把自己的力量借給軍人用,儘量讓他們依靠自己去擊敗邪魔,而不將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神明身上,形成依賴心理,是因為他們是國家的鋼鐵長城,渾身浩然正氣和捨己爲人的精神,最接近於這個國家神明的到的狀態。

畢竟很多神明能成神,本就是道德方麵特彆突出、精神方麵特彆強大才能頓悟飛昇。

就像他們龍族,也不是生來就是龍,那也是從一條小魚,做了無數功德、跳了無數次龍門,進化來的。

但是普通人的精神境界卻很難將神釋放出來的力量化為己用,所以這些老師突然衝出來,是真的會死的。

顧陌這時候就不得不出手了。

她直接現身,騰空而起,落在那群老師的麵前,尾巴將他們往後掃了掃,就把他們掃回了防空洞口附近。 而等她的尾巴再去掃邪魔的時候,可就冇有那麼輕鬆了,反而是如同疾風驟雨一般,直接將邪魔們掃的四肢亂飛。

“是神龍啊,是神龍又出現了!

“我們的神明,她終於來了!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