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逸先看向了薑若悅。

薑若悅解釋道:“醒來,就冇看見你人,我以為你一個人去黑雲島了。”

手下一頭霧水,不應該趕緊離開這嗎,還回去?

“戚雲和冷梟被控製住了,還被用了刑。”賀逸說了這句後,手下就明白了。

手下見薑若悅一直注視著賀逸,他也不好再當電燈泡了。

“那我們聽候賀總的命令。”

賀逸頷首。

手下離開後,薑若悅坐在床上,還呆呆的。

賀逸柔和的目光,對上她。

“冇看到我,就嚇到了?老公隻是去交住院費了。”

薑若悅垂下眼眸,心思還是很重。

她也很擔心戚雲和冷梟的安危。

賀逸坐過去,揚了揚嘴角:“我已經有解決的頭緒了,要不要聽聽?”

薑若悅仰起頭來:“你快說。”

“我們還是得回去,不能置我們的朋友安危不顧。”

薑若悅點點頭:“繼續說。”

“但不是立刻回去,立刻回去,我們就會被迫分開了,島上的人,全都是我爺爺的勢力。”

賀逸繼續往下說道:“我們得從秦芸芸身上下手,據我觀察,秦芸芸心裡有鬼,我看到她手繪了一張黑雲島的地圖,既然她都要嫁給我了,做黑雲島的少夫人了,她還手繪地圖做什麼?這點很不正常,她繪來,要給誰?隻要證明她的身份有問題,我爺爺就不會再留著她了。”

薑若悅思忖片刻,就讚成賀逸的這種說法。

“那關鍵就是要證明秦芸芸的身份了,可這並不簡單。”

“再難,我們也要拆穿這個女人。”

薑若悅順勢躺在了床上,抬手蓋住了眼睛。

她們現在的處境太難了,又在一個陌生的城市,賀逸還失憶了。

賀逸拉開了她的手,“怎麼了?”

“以前的事,你想起來一點冇?”

賀逸搖搖頭,不過看向薑若悅的眼神,倒是滿滿的篤定。

“雖然冇想起來,但我會一直對你和孩子好的,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覺得,你是我最喜歡的女人。”

“嗯?你這是憑直覺嗎?”

薑若悅直直的盯著他。

賀逸搖了搖頭,像個傻大男孩。

“這我也解釋不清楚,話說回來,我醒來第一眼看到的是秦芸芸,島上的人,還都說她是我的未婚妻,但我就是對她不來電,她的眼睛,冇你的眼睛漂亮。”

薑若悅撅了一下唇,有些不滿:“眼睛,漂亮?原來我是勝在眼睛漂亮上了。”

“我說的漂亮,不是這個漂亮,是你的眼睛,一看就乾淨,純粹,像一汪清泉,忍不住吸引人。”

聽到這個解釋,薑若悅非常的滿意。

從小她就學過一句話,眼睛是一個人心靈的窗戶。

好人的眼睛,眼神真的會乾淨很多。

薑若悅伸手,“把手機給我一下。”

賀逸把手機給她,就看到她翻著通訊錄。

“給誰打電話。”

“給大哥打個電話,看他能不能挖到秦芸芸的底細。”

趁著等電話接通之際,薑若悅看向賀逸,“你猜秦芸芸會不會和賀熔是一起的?”“賀熔?”

“奧,忘了,你不記得了,賀熔就是你二叔,一心想要取代你賀氏位置的那人。”

“有這個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