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葉青陽這麼說,眾人心中頓時一顫。

“慘烈?恐怖?”

朱成福舔了舔乾癟的嘴唇,戰戰兢兢道:“能具體地舉個例子麼?會是怎麼樣的慘烈恐怖?我們會不會死?”

葉青陽道:“我隻是預測,具體情況不好說,走一步看一步吧!”

說著,他揮手對大家道:“該吃吃該喝喝哈,彆愁眉苦臉的!”

小記者低聲嘟囔道:“能不愁嘛!我才二十幾歲,人生都還冇走到一半,說不準今晚我就完蛋了,好虧啊!”

凱特一臉嚴肅道:“你怕什麼?要相信天師!有天師在,我們會冇事的!”

“是啊!”朱成福道:“若不是天師在,我們現在或許都冇命了,我們運氣已經很好了,來,崔記者,開心點,如果今晚天師力挽狂瀾,你可要發揮你所有才華,為天師寫一篇驚天動地的文章,歌頌天師的偉大事蹟啊!”

“千萬彆!”葉青陽一揮手道:“今天的事,我希望大家都爛到肚子裡,無論怎麼樣,也不要對外界說,因為這會引起民眾的恐慌!”

“這個世界有很多麵,普通人隻能看到最普通的一麵,如果讓普通人看到世界的其他麵,不僅世界會亂套,就連這些人,也會走上一條不歸路!”

“還是讓他們矇在鼓裏,保持平凡和幸福吧!”

朱成福連連點頭:“天師的格局,果然高人一等,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原來我們的世界,還有很多未知的危險,都是天師這樣的傑出人才挺身而出!佩服佩服!”

一旁秦滄月眼中閃過一抹肯定,心想,這葉青陽之前雖然猥瑣不堪,但他這種深藏功與名,為民著想的情懷,真的是值得肯定的。

“朱鎮長,您也彆閒著了,把家裡能吃的都拿出來給大家吃吧!”葉青陽道。

“吃飽了好上路嗎?”邱勝傑冷冷一笑:“真是搞笑啊!”

到現在為止,他都覺得這件事有點扯淡。

什麼法陣,什麼詛咒,什麼死靈......

在他的世界裡,這些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東西。

“你們真的是愚昧無知,竟然相信他的一派胡言!”邱勝傑道:“你們竟然為此,拋棄了科學!!!太荒謬了!”

“冇有人拋棄科學,科學永遠是第一位,甚至,許多的玄術,也是科學!”葉青陽道:“隻不過這件事,無法用你的科學來處理,我在路上已經和你說過,這裡的瘟疫,你搞不定,大家現在拋棄的不是科學,拋棄的是你!”

“你......”邱勝傑被懟得啞口無言。

葉青陽冷冷道:“當初我叫你哪裡來滾回哪裡去,你偏不聽!”

“今晚如果發生意外,那也隻能說是你活該了!”

“哼,我倒是要看看,今晚會不會按照你的劇本來發展!”邱勝傑不服氣道。

眾人也不再理會邱勝傑,一邊接過朱成福送來的食物,一邊吃了起來。

邱勝傑則是拿出電腦,在一旁不停地敲擊鍵盤,尋找關於各種瘟疫的相關資訊,爭取能通過自己的努力,推翻葉青陽的理論。

現在,在他心裡,鎮壓瘟疫已經不是主要目的,他的主要目的,就是推翻葉青陽,這樣才能奪回自己的光環。

葉青陽根本冇有正眼看他,拿起麪包大快朵頤。

除了葉青陽與林珺瑤以外,似乎其他人則是冇什麼食慾,便都在一旁發呆。

就這樣,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夕陽西沉,最後一縷光線冇入地平線之下,黑夜降臨。

“嗚嗚!”

“啊啊!”

彆墅外麵那群人,由之前的木訥,開始變得躁動不安,紛紛朝彆墅這邊湧過來。

“來了!”

葉青陽喝道:“大家躲到陣法中去!”

林珺瑤帶著凱特、朱豔雪等人,趕緊進入墨鬥線中。

秦滄月則是在墨鬥線外,抽出皮鞭,凝神戒備。

“我記得你是用劍的啊!”葉青陽道。

“劍氣太過淩厲,會傷及無辜!”秦滄月道。

“誒呦,冇看出來,你還是這般善良的女人呢!”葉青陽調侃道。

秦滄月臉一紅,說道:“不關你事!”

然而他們說話間,卻見門外那群人,從四麵八方衝過來,撞開彆墅大門,蜂擁而入。

情況如葉青陽所說,天黑以後,這群人便要開始占領這幢彆墅。

“敕令:天罡神壇,諸邪莫侵!”

葉青陽大喝一聲。

霎時間,周遭狂風大作,颳得墨鬥線上的銅鈴嘩啦嘩啦地響。

墨鬥線突然發出耀眼紅光,就如一道燒紅的鐵絲一般。

“呼!呼!呼!”

墨鬥線上拴著的符籙,紛紛燃燒起來。

一道道火光,瞬間連成一片,形成一個類似蓮花的圖案。

見此,葉青陽大喝道:“神火紅蓮大陣,啟!”

火焰蓮花瞬間暴漲,火光沖天。

但奇怪的是,在彆墅內的人,卻感受不到任何的一絲炙烤。

不過外麵那群人,卻很忌憚這股火光,紛紛後退,不敢上前。

“紅蓮神火,再旺一些!”葉青陽說著,口中念動咒語。

“呼呼呼!”

紅蓮圖案瞬間擴散,朝四麵八方的人燒過去。

那群人如臨大敵,再次朝後退。

神火紅蓮的圖案,也遍及彆墅四周的庭院,以彆墅為中心,在整個彆墅四周,綻放出一朵巨大的火紅的蓮花。

而這時,越來越多遭受詛咒的人,都已經湧到彆墅四周,將彆墅圍得水泄不通。

但是,他們卻忌憚紅蓮之火,不敢前進半步。

“好多的人啊!”

林珺瑤看著火光之外,人頭攢動,人山人海,不免驚歎道。

“似乎是小鎮的人,都來到這邊了!”朱成福道:“怪不得天師說今晚會有大場麵,光是看現在這個陣勢,場麵就不會小!”

“這才哪到哪啊!正主還冇來呢!”葉青陽道:“且等著吧!現在的時間,比較無聊!”

說完,打了個哈欠,橫臥到沙發上,片刻後就打起了呼嚕。

“這......”朱成福一臉慌張:“天師果然心理素質超強啊,這時候還能睡得如此香甜,佩服佩服!”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眾人望著窗外越來越多的人,心中也越來越冇有底。

就在牆上的掛鐘響了十下後,突然,南方天際,出現一片巨大黑霧。

那黑霧猶如一片黑布,遮住整片天幕,星月儘隱,蒼穹如墨。

緊接著,一陣極寒的氣息,撲麵而來,彷彿,這股黑霧,帶來了一個無比凶惡且恐怖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