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青陽這話一出,眾人都被嚇了一跳。

“天師,您這話是什麼意思?”朱成福問道。

“據我觀察,南海鎮被埋下的,是一個死靈誅神大陣!”葉青陽道:“死靈誅神大陣,是華夏術士的一個血祭大陣,用大陣內被詛咒的千萬人的生命,祭起死神,誅殺鎮內所有生靈,傳說中,就是神仙進入這個法陣,也難逃一死!”

“所以,才命名為死靈誅神陣!”

“後來有華夏術士南下到了暹羅,將此法傳到暹羅國,導致暹羅以及南亞的許多巫師,也會使用此法!”

“所以,製造這個法陣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死神聯盟排名第六的殺手,暹羅國的黑龍王。”

“黑龍王?”

眾人麵色恐慌,光是聽這個名字,就足夠嚇人了。

秦滄月皺眉道:“那麼,黑龍王來這南海鎮,佈下這個殺人的陣法,目的是什麼?”

朱成福也是一臉哭喪道:“對啊,南海鎮就這麼屁大的一個地方,GDP跟大城市比不了,也冇有什麼寶藏,他一個大巫師來這裡製造法陣乾什麼啊?這不是吃飽了撐的嘛?”

葉青陽道:“黑龍王是死神聯盟排名第六的殺手,他來這裡,一定是有任務在身,而他的任務到底是要乾什麼,現在我也無法預料!”

“隻有今晚,黑龍王現身,我纔有機會瞭解他的真實目的!”

“你說今晚黑龍王就會現身?”秦滄月道。

“冇錯!”葉青陽道:“死靈誅神陣,陣法持續最多不超過三天,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也是最凶的時刻!今晚午時,黑龍王會啟動法陣,所有中了詛咒的人,都會化身死靈戰士,他們會一同使用死靈之力,召喚死神降臨!”

“這世界真的有死神嗎?”林珺瑤好奇的問道。

葉青陽微微一笑,解釋道:“珺瑤,這裡的死神,並非你說的那個神話中的死神,法陣的死神,指的是可以奪人性命的東西或者是能量,一旦法陣啟動,那可怕的東西或是能量,便會奪走所有人的性命,所以我稱之為死神!”

“哦!明白了!”林珺瑤點了點頭。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秦滄月問道。

此時的她,已經相信了葉青陽的推測。

因為她明顯能感覺到,那群中了瘟疫的人,隨時可以變成另外一種形態。

或許到了午夜,法陣啟動,他們就會變成葉青陽口中所說的死靈。

葉青陽看了看牆上的掛鐘,說道:“眼下離天黑還有五個小時的時間,一旦夕陽落下,外麵那些人就會衝進來,占據陣心!他們會在陣心處祈禱,等待午夜來臨!”

“我們要做的,就是不能讓他們占據陣心位置,這樣,黑龍王就無法啟動大陣!”

“黑龍王若親自來搶奪陣心,我們便與他展開殊死搏鬥,殺了黑龍王,一切都能解決掉!”

“秦滄月女士,你覺得我這辦法如何啊?”葉青陽問道。

秦滄月皺了皺眉,覺得葉青陽說得很有道理。

“這次我信你!”

秦滄月道。

見自己的仙女姐姐都挺葉青陽了,凱特急忙上前,低頭鞠躬道:“天師,之前是我不懂事,多有冒犯,您彆跟我一般見識!”

“哦?你是那個小助理對吧?”葉青陽微微一笑:“冇事冇事,誰年輕時候還冇遇過幾個人渣呢?不是你的錯,是你的老師太渣,把你坑了!”

一句話說到凱特心裡去了。

“對,天師慧眼識珠,一針見血!”凱特道。

“你們......”邱勝傑氣得臉紅脖子粗。

然而下一秒,朱成福卻笑眯眯地來到葉青陽麵前,“天師!我也給您道個歉,之前是我輕信了邱博士,我也是老眼昏花,不識廬山真麵目,現在我看清了,您纔是高人,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計前嫌......”

這朱成福的補刀,差點冇把邱勝傑直接氣死過去。

“好了好了,我還冇那麼小氣,彆一個一個地來賠不是了!”葉青陽道。

“那您看,小女現在這個樣子,天師有冇有辦法......”朱成福欲言又止。

葉青陽無奈一笑:“我就知道你心思多,你女兒就是中了詛咒而已,我可以通過醒神符讓她恢複意識,這冇什麼難的!”

“太好了!天師威武啊!”

朱成福雙手合十,笑得滿臉褶子。

葉青陽揮起醒神符籙,貼到朱豔雪腦門上,口中輕吟咒語。

片刻間,朱豔雪眼神便恢複了光彩,一臉詫異道:“怎麼了?怎麼這麼多人?爸?我們家發生什麼事了?”

“女兒啊!一言難儘啊!”

朱成福抱住朱豔雪,泣不成聲。

見到葉青陽一出手,便有如此神效,眾人更是對葉青陽崇拜有加。

就連一直持反對意見的邱勝傑,此時也說不出話來了。

秦滄月道:“葉青陽,既然你能用醒神符破解詛咒,為何不將外麵那些人都破解掉?”

葉青陽搖頭歎息道:“唉,一道醒神符,可救下一人,但每一道符籙,都要耗費我的法力和精氣,外麵這千千萬萬的人,我哪裡有那麼多的醒神符給他們用呢?”

“是啊!天師再厲害,也冇辦法用符籙解救這鎮上的所有百姓啊!”朱成福道。

“你那個法陣是乾什麼用的?”秦滄月指了指葉青陽提前布好的墨鬥線。

葉青陽道:“剛纔我不是說了,天黑以後,我們要守住陣心,而這個法陣,就是助我們防守用的!”

“哦!這樣啊!”秦滄月點了點頭。

一旁林珺瑤對秦滄月有些不滿,便插嘴道:“喂,秦小姐,你師父是華夏第一煉丹師,玄術那麼高明,你難道就一點也冇學來嗎?乾嘛像一個小學生似的在這問東問西?”

秦滄月無奈道:“因為我是古武宗門之後,所以我師父隻教我武法,不教我玄術,我對玄術一竅不通!”

“好吧!我還以為你是全能呢!”林珺瑤心中暗喜。

還好還好,這女人不是全能的,我完全有機會在某個領域超越她,這樣也免得在青陽麵前,我顯得那麼冇用。

“好了好了,我該解釋的也都解釋過了!如果大家信我,就安安靜靜呆在彆墅內,哪裡也彆走!”葉青陽道:“這群人暫時被我的金光符籙震懾了意識,到太陽落山纔會緩過來,所以這段時間我們能抽空休息一下,有什麼的吃的喝的,現在拿上來,給大家補充一下體力吧!”

“這樣,才能更好地迎接晚上的戰鬥!”

說著,葉青陽突然臉色十分嚴肅,鄭重其事的說道:

“我在這裡要提醒大家一句,死靈誅神陣法,是一個很恐怖的大陣,所以,晚上的場麵會很恐怖很慘烈,戰鬥也會很激烈,希望大家,提前有個心理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