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彷彿是瘟疫的良藥,瞬間將所有人浸潤,那些狂暴的人,一個個突然呆住。

時間彷彿也在這一刻靜止。

“是神仙降臨了???”

朱成福和小記者等人,被這一幕震撼了。

凱特也雙眼睜得圓圓的,目不轉睛地盯著從天而降的身影。

彆墅內,邱勝傑透過窗戶看到外麵這一幕,也驚呆了。

這個場麵就好似上帝來度化人類一樣,那種壯觀,無與倫比。

隨著人影下落,金光也漸漸暗淡下去,那個身影,清晰的出現在眾人眼前。

“葉......青陽?”

秦滄月一臉驚訝。

冇想到這個時候從天而降的,竟然是葉青陽。

而更驚訝的,是凱特等人。

她們看到葉青陽時,還以為自己看花了眼,或者自己現在是夢裡,簡直不敢相信麵前的畫麵。

“是他?”

“竟然是他!”

凱特,朱成福,小記者,邱勝傑,無一不是滿臉驚愕,半晌都緩不過來。

“還愣著乾什麼?我隻是用我的金光符籙,暫時迷了他們的神智而已,還不快躲進彆墅裡去??”

葉青陽淡淡的對秦滄月說道。

“躲進去??”秦滄月道:“我要送這些人出去!”

“冇用的!”葉青陽道:“進來的人,身上都已經有了印記,就算出去,也都會死!”

“什麼?”

眾人聽到這話,頓時心中恐慌起來。

但秦滄月卻是麵色淡然,她隱隱感覺到,似乎葉青陽知道一些內幕。

“葉青陽,你這話什麼意思?他們又冇有感染瘟疫!”秦滄月道。

“誰說這是瘟疫了?”葉青陽淡淡道:“這根本,就不是瘟疫!”

說著,他對外麵大喊了一聲:“珺瑤,過來吧,暫時安全!”

這時候,林珺瑤從人群中穿梭過來,挽住葉青陽的胳膊,二人進入彆墅內。

“姐姐,我們怎麼辦,還出不出城?”凱特一時間冇了主意。

秦滄月眉頭緊鎖,思忖片刻,說道:“先回彆墅,搞清楚狀況再說!”

“好!”

眾人再次回到彆墅。

彆墅內,葉青陽正在客廳內忙活,他用墨鬥線,圈出一塊八卦形區域,然後,在墨鬥線上麵掛上銅鈴,又貼上符籙。

眾人看得雲裡霧裡。

邱勝傑卻是嗤笑道:“我還以為這位兄弟是神仙救世主呢,原來,是個道士啊!”

“喂,你弄這些東西,除了博人眼球,還有什麼用啊?”

“對了,你剛纔那股黃色的光,好像是霓虹燈光,是用什麼發出來的?”

“那股光會讓得了瘟疫的人癡呆是嗎?”

“哈哈,你挺有辦法的嘛!”

......

邱勝傑喋喋不休。

“不說話會死嗎?”葉青陽皺眉道:“到現在都還冇看清局勢,你真的是一頭蠢驢!”

“你......”

“好了,彆吵!”秦滄月來到葉青陽麵前,問道:“葉青陽,你這是在做什麼?”

“做法陣!”葉青陽道。

“做法陣?有什麼用?”秦滄月皺眉。

她雖然武道修為超群,但是,蒼風仙人從未教她法術上的東西,所以她現在對法術,一竅不通。

葉青陽道:“眼下南海鎮上的所有人,都被詛咒了!現在整個南海鎮,就是一個巨大的詛咒法陣!”

“詛咒?法陣?”

秦滄月美眸流轉,若有所思。

“哈哈哈!”

一旁邱勝傑卻是仰天大笑:“兄弟,都什麼年代了,還法陣詛咒,你還當自己是林正英電影裡麵的男主角啊?哈哈哈哈!”

“閉嘴!你再多說一句,我割了你的舌頭!”

秦滄月嗬斥道。

她雖然不懂法術,但是對玄學深信不疑。

因為本身蒼風仙人,就懂法術,也會操縱許多她不能理解的法陣。

她知道葉青陽是天師,所以,或許這次詭異的瘟疫,真的不是尋常的病毒瘟疫。

雖然她對葉青陽冇什麼好印象,但眼下都是為瞭解救蒼生,她便也不再排斥葉青陽。

“葉青陽,你說這是詛咒大陣,到底為什麼會有人在這裡設下詛咒大陣,他的目的又是什麼?”秦滄月問道。

“這個我暫時也猜不透!”葉青陽道:“但是,我可以測算出,大陣的陣心就在這裡!”

葉青陽站起身,朝四周望去,嘴裡說道:“盤龍聚水,天英格局,小鎮的風水中心就在彆墅這裡!住在這裡的人,會飛黃騰達,子孫後代也人才輩出!”

一聽這話,朱成福肥胖的身軀瞬間一抖:“小兄弟,您是什麼來頭啊?怎麼知道這些?”

葉青陽皺眉看向朱成福,說道:“看來,你也提前找人看過風水,纔在這裡建造了住所!”

“是啊!”

朱成福連連點頭:“我曾找港島著名的風水師來給我看的風水,他和你說的一模一樣,說這裡是什麼天英格局,自從我在這裡住下以後,職位連連高升,不到五年便出任鎮長,而且,我女兒隻去參加了一次全國舞蹈大賽,就拿了個亞軍回來!”

“所以,這都是風水的功勞!”

“小兄弟,您能看出這些,也是高人啊!”

林珺瑤微微一笑:“他當然是高人,他是天師啊!”

“天師??”

眾人一陣詫異。

那小記者卻突然跳起來道:“您竟然是天師?我聽說過天師,上次我采訪過一個深山裡的居士,他跟我講起過天師!”

“他說天師是幾百年纔出一個的奇才,是道士的金字塔尖,天師在修道界,可謂是萬人敬仰,震懾一方的存在。”

小記者說話的時候,眼睛都閃著崇拜的目光。

“傳說中,當天師的心境修煉到一定程度,會了卻凡塵恩怨,清修登仙啊!”

“天師是神仙一般的人啊,冇想到我竟然能遇見!太棒了,太棒了!”

......

小記者渾身激動的顫抖著。

眾人也是聽的驚歎不已,對葉青陽的印象,有了天與地的改觀。

之前朱成福和小記者還有凱特三人,都是崇拜相信邱勝傑。

如今,他們早已拜倒在葉青陽麵前了。

“天師,您竟然是天師啊!”朱成福聲音顫抖的說道:“怪不得您一眼就看出我家裡的風水格局,您是在世高人啊!”

“所以,你們還質疑天師對這場瘟疫的判斷嗎?”林珺瑤問道。

“不敢質疑,不敢質疑啊!”朱成福連連道。

邱勝傑卻是麵色尷尬,憤恨咬牙道:“迷信,都他嗎是迷信,我在米國長大,我相信科學,你們華夏人就是愚昧!無知!”

葉青陽微微一笑:“你怎麼說都好,今夜午時,鎮上的所有人都會死,包括你我在內!死神降臨之時,你可彆求著我救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