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明霜連忙點了點頭,自從離開大齊,在外麵漂泊,她等待這一天,已經等待太久了。可是,兩個孩子的音容笑貌,在顧明霜的心裡麵還很清晰。

隻要稍微一回想,顧明霜的眼前就能夠浮現出兩個孩子的模樣。

她離開的時候,兩個孩子才滿週歲,但是已經會叫孃親了。

真不知道,自己離開這麼久,滿滿和圓圓還能不能記得自己。

顧明霜心裡麵忐忑。

蘇衡景倒是很有信心。

“滿滿和圓圓是你親手帶大的,兩個孩子當然不會忘了你。”蘇衡景反倒覺得,現在更應該擔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比如,某個一直覬覦他們家女兒的太子。

海上冇有遇見什麼風浪,船隻很快就抵達了大陸。

瞧見闊彆已久的故土,顧明霜雙眼濕run。

蘇衡景雖然麵色未變,可雙眼之中也閃爍著觸動神色。

當初跟著顧明霜離開大齊的時候,他甚至都做好了回不來的準備。可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他不僅成功回來了,而且還將顧明霜給帶了回來。

“主子!”

影子他們已經在岸邊等候了好幾個月,一行人都快要絕望了。

眼瞧蘇衡景拉著顧明霜的手,出現在他們麵前,一個個都不敢置信。主子真的回來了,而且還將王妃給帶了回來。

這個訊息,很快就傳到了大齊皇宮。

皇帝得知此事,自然十分欣喜。

而顧明霜這次來,還帶著軒轅國和大齊互通有無的使命,當她把印有軒轅國印章的文書擺在興慶帝麵前,告訴對方這事一份和從前夜慕帶來的完全不同的文書,興慶帝都震驚了。

其實他早就想要跟軒轅國交好了,隻是一直冇有門路。

而且,這次就算是軒轅國的人來了,拿來的文書也不是真心誠意的。

可眼下不同了,有了這份文書,大齊和軒轅國從今以後就是友邦了。

皇帝一高興,直接賞賜了顧明霜良田千畝。

他倒是想要給其他賞賜,可顧明霜現在已經是皇後的義妹,王爺的王妃,品階上已經是高貴無比,賞無可賞,隻能從其他東西入手了。

像這種錢財之物的賞賜,顧明霜也喜歡,恨不得多多益善纔好。

從宮裡麵覆命出來,顧明霜就迫不及待的直奔王府了。

讓她驚訝的是,老顧家一家人都在,就連葉想容也在府中等候她。一大家子見到顧明霜和蘇衡景平安歸來,個個笑著抹眼角。

而滿滿和圓圓,也冇有忘記顧明霜和蘇衡景。

一瞧見兩人,便張開雙手,飛快的朝著兩人撲了過去,一左一右,分彆抱住了顧明霜的大腿。

“孃親......孃親......滿滿想......你。”

顧明霜的心都要化了,彎下腰便將其中一個孩子給抱住了,

“娘以後不要再離開你們了。”

蘇衡景也單膝跪下,將娘子和兩個孩子護進了懷中,低聲道,

“以後,爹爹會好好保護你們,再也不會讓任何壞人欺負你們。”

一家三口相擁在一起,畫麵彷彿定格在這溫馨刹那。

兩人的故事已經結束,而圓圓滿滿又會在大齊掀起怎樣的波瀾。

——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