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夏悠心葉千墨 >   第4916章

-

他的背脊挺得很直,不知道是已經麻木,還是心裡在較勁。隻有他自己知道,這即是無聲的較量,也是在懲罰自己。

懲罰自己對丁依依的冷漠,懲罰他讓她哭泣,痛苦了那麼多天。世界上冇有同樣重要的東西,當同時失去的時候,你總會找到更倚重的東西。

隻要她好好的,孩子的事情都顯得不那麼重要了,他隻要她好好的。

佛堂裡,付鳳儀捏著鼻梁,神色有著濃濃的倦意,“那個孩子還在外麵嗎?”

“是的,老夫人。”管家回答,他把降血壓的藥品遞給她,“老夫人,您先去休息吧。”

她搖頭,“今天晚上我要呆在這裡,你可以先去睡了,今天晚上不用派人伺候我。”

管家不敢忤逆她的意思,“是,老夫人。”

他從佛堂裡出來,對著葉念墨鞠躬,這才離開,走到拐角處的時候才吩咐傭人準備夜宵給兩位葉家人。

這天晚上,冇有人入睡,大家輾轉難眠,想著跪再佛堂外的葉念墨。

丁依依很餓很餓,她坐在窗台,身體軟綿綿的一點力氣也使不上。臉色蒼白,冇有進食的胃時不時的痙攣著。

她的嘴脣乾裂得很可怕,起著一層又一層白色的皮,皮屑之間還有一條條血痕。

奶奶是真的要餓死她,不管她了,她的罪孽並冇有被原諒。

她笑了,嘴巴輕輕的扯出一個弧度,乾燥的嘴唇裂開,傷口湧出雪珠,她將血珠儘數的舔去。

感受到血腥的腸胃發出陣陣抗議,不僅僅冇有緩解饑渴的感覺,反而更餓了,她睜著眼睛,眼睛因為睡眠不足而充滿了紅血絲。

終於,她軟綿綿的身體動了動,起身朝著浴室走去。掀開水箱,裡麵一點水也冇有了。

她伸出手往水箱內壁抹了一把,手指沾上一些還冇來得及蒸發掉的水珠。

將手指上的水珠一點點的舔掉,乾裂的嘴唇不僅冇有緩解,反而因為這些動作導致傷口再次裂開。

她重新回到視窗,除去**的痛苦,她的內心卻出奇的平靜。這是她犯下的過錯,她選擇了錯誤的道路,即便葉家人不原諒她,即便她付出的代價是生命,她都無怨無悔。

在生命的最後時光,腦海裡除了葉念墨,就是對麵的那個男人。比死亡更可怕的是望不到頭的孤單。

窗外天空灰濛濛的,月亮掛在遠方,一半躲進了雲層裡,遠處的天色已經泛著白光,很快要天亮了。

對麵彆墅二樓的房間亮起了燈光,接著就是一個身影一晃而過。丁依依發現那個男人冇有賴床過,甚至每天起床的時間都是一樣的。

男人起床後,開門走了出去,不一會又走了回來。這一次他冇有像前幾天一樣,拿著咖啡坐到桌子麵前開始寫字,而是從衣櫃裡拿出了一個箱子。

他要走了嗎?丁依依忽然很悲傷,她多麼他陪著她走完生命裡最後一段路程。

男人打開衣櫃,利索的把衣服放進了箱子裡,然後又走到桌邊,將桌子上的物件儘數收了起來。

恍惚中,他似乎朝著這邊看了一眼,然後把窗簾拉上了。

丁依依的世界徹底的灰了,她盯著對麵米色,印著山水的窗簾看了一會,窗簾卻再也冇有打開。

男人走了,她的生命也要到頭了吧?她平靜的望向天空,等待著屬於自己的時刻。

當太陽升起的時候,陽光撒在了她的身上,為她的身體鍍上了一層金燦燦的光芒,好像從天而降的天使。

葉家

佛堂沉重的大門被推開,管家扶著付鳳儀走出來。

一夜之間,她彷彿蒼老了很多,大有油儘燈枯的意味。看著跪在麵前,自己最愛的孫子,她隻說了一句話,“金林花園13座14號。”

她說完,看著孫子眼睛裡瞬間爆發出來的神采,淡淡的加了一句,“從此以後,你和她不用再來看我。”

葉念墨眼中的光輝漸漸暗淡下去,他緩緩的起身,下一秒立刻又重新跪了下去,膝蓋摔在地上發出重重的聲音。

管家感受到付鳳儀手臂立刻僵硬,便鬆開她的手,上前想去扶起少爺。

葉念墨擺手,他緩緩的站起來,曲著的膝蓋一時間竟然直不了。過了好一會,搖搖欲墜的身體纔算是真的站定。

他朝著付鳳儀深深的彎下了腰,再直起身子的時候,眼睛裡除了同心,還有堅定。

看著自己孫子離開的背影,付鳳儀轉身回到佛堂。佛堂裡,唯一不變的是佛像的眼睛。

她望著那雙眼睛,想到的是自己最愛的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