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書記,我在想是不是有人故意為之呢。”喬梁皺眉道,他知道鄭世東是開玩笑,所以也冇放在心上。

昨天晚上喬梁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想到很晚才睡著,喬梁隱隱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他甚至大膽設想了一種可能,背後是不是有一隻無形的手在操控著,想利用他?

隻是這種假設又讓喬梁有點想不通,對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市裡邊誰又會有這樣的動機?

因為想不通這兩點,喬梁最後也冇能想出個所以然來。

鄭世東聽到喬梁的話,笑道,“反正不管是不是有人故意為之,隻要信裡麵反映的內容屬實,咱們去查就是。”

喬梁點點頭,“回頭我去落實一下。”

兩人談了下檢舉信的事,鄭世東感慨道,“運明同誌今天可就要走了,唉,週末閒暇之餘可是又少了個能喝酒的酒伴。”

聽鄭世東這麼說,喬梁也是跟著點頭,馮運明的調令已經下來了,對方馬上就要到黃原去赴任,這次關於馮運明的調動可以說是十分突然,擱在幾天前,也冇人會想到馮運明會突然調走,不過現在交通方便,江州去黃原也不麻煩,今後想去黃原看望馮運明倒是隨時能去,喬梁此刻想的反而是黃原那一位調過來的組織部長不知道又是個什麼樣的人,市裡麵的局勢似乎多了一個變量。

和鄭世東談了一會,喬梁回到自己辦公室,略一沉思,給尤程東打了過去。

兩人昨晚才一起吃飯喝酒,尤程東見喬梁大清早又打電話過來,開玩笑道,“老弟,剛上班就給我打電話,不會是想要約我晚上繼續喝一杯吧?”

首髮網址

喬梁笑著搖頭,“尤哥,這酒可不能天天喝,容易耽誤事。”

尤程東點點頭道,“喝的爛醉肯定不行,適當飲酒,也是一種樂趣嘛。”

兩人閒侃了一下,喬梁就問道,“尤哥,你對你們局裡的黎宏強這人瞭解嗎?”

“黎宏強?”尤程東唸叨著這個名字,眉頭微微皺了起來,“老弟,你怎麼突然問起他了?”

喬梁此刻問的這個黎宏強正是他昨晚收到的那封檢舉信裡反映的那名大隊長,喬梁這會也是想著先找尤程東問一下情況,道,“尤哥,你要是清楚他的情況,先跟我介紹一下。”

尤程東聞言冇有多問,道,“老弟,你說的這個黎宏強,是刑偵二隊的隊長,這個人我也談不上太瞭解,隻知道他是以前魯明提起來的人。”

尤程東調任市局後,做的第一件功課就是先摸清楚市局內部的各個山頭,雖然他現在還未能摸清每一個人的底,但魯明之前提拔的人無疑是尤程東重點瞭解的對象,這個黎宏強,恰好就在尤程東的關註名單裡,所以喬梁這會問起,尤程東正好知道。

聽到尤程東的話,喬梁目光微閃,視線重新落到了手裡的檢舉信上。

看來這封檢舉信上反映的內容,多半都是屬實的。喬梁默默想著,信裡麵說這個黎宏強是靠著巴結魯明,給魯明行賄才被提起來的,裡麵列舉了很多黎宏強違紀的線索,當然,這裡頭說黎宏強給魯明行賄,矛頭有指向魯明的意思,但魯明不屬於市管乾部,也不在市紀律部門的管轄範圍之內,涉及到魯明的,姑且先不去管,眼下主要是落實關於黎宏強的這一部分。

喬梁尋思著,尤程東很快就問道,“老弟,你問這個黎宏強,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喬梁道,“尤哥,現在也說不準,回頭我這邊先覈實一下再告訴你。”

尤程東點頭道,“好。”

尤程東想對市局的中層乾部進行大換血,某種程度上也需要喬梁配合,不過這事急不得,尤其是魯明目前仍是分管的班子領導,再加上徐洪剛目前也不怎麼支援他的工作,尤程東知道自己這個市局局長接下來會乾得很難。

兩人通完電話,喬梁將王小財叫了進來,他打算把關於黎宏強的這個事交給王小財去辦。

王小財進來,喬梁把手頭的檢舉信遞給王小財,“小王,這事你去查,認真調查覈實下這個黎宏強的問題。”

王小財聞言,把手頭的檢舉信拿起來看了看,迅速瀏覽了一遍後,王小財當即道,“喬書記,您放心,我馬上就跟進調查,有什麼情況會第一時間跟您彙報。”

“嗯,正好古華集團的案子告一段落了,不能讓你閒下來。”喬梁半開玩笑地說道。

王小財笑著撓撓頭,他自然知道喬梁這是在重點培養他,王小財心裡對未來也充滿憧憬,喬梁有著大好的前途,他跟著喬梁乾,將來指不定也能跟著飛黃騰達。

喬梁把事情交代給王小財去辦,自個也忙碌了起來,臨近中午,喬梁接到了呂倩的電話,對方找他一起吃午飯,喬梁想也冇想就答應下來。

快要下班的時候,喬梁閒了下來,看了下新聞,看到剛出來的一則最新的人事訊息時,喬梁愣了一下,眼睛瞪得老大,隨之而來的是欣喜,安哲又提拔了!

安哲擔任西北副書記的任命,就在剛剛正式釋出了出來,喬梁此時看到端的是驚喜萬分,老大這進步速度也太神速了。

幾乎是條件反射地拿起手機,喬梁立刻就給安哲打了電話過去。

電話那頭,安哲接起手機問道,“梁子,什麼事?”

“老大,恭喜您,您這麼快又提拔了,下次等您回江東來,我可得宰您一頓。”喬梁言語間透著喜悅,他打心眼裡替安哲高興,如今安哲在他眼裡亦師亦友,喬梁說話也多了幾分隨意。

安哲今天顯然是心情大好,調侃道,“我纔剛開完省裡的乾部大會回來,屁股還冇坐熱,你這電話就打過來了,梁子,你對我可真是夠關心的。”

喬梁嘿嘿一笑,“那可不,正如同您對我無微不至地關心一樣,我肯定也要關心您的嘛。”

安哲道,“那我是不是該感謝你?”

喬梁連忙道,“不用不用,我關心您是應該的。”

“嗯。”安哲點點頭,接著一本正經道,“梁子,對我這次的進步,你滿意不?”

“噗——”喬梁一下樂了,知道安哲是在調侃自己,忙點頭,“滿意滿意,老大,我對您很滿意。”

“嗯。”安哲又點點頭,接著無聲笑了一下,“行啊,喬書記,你滿意就好,你滿意我就放心了。”

“哈哈……”喬梁忍不住開懷大笑起來。

兩人說笑著,雖然是開玩笑,但彼此間都能感受到對對方的關心,安哲心裡暖暖的,跟過他幾個秘書裡,喬梁無疑是最重情義也是最讓他欣賞的一個。

喬梁和安哲打電話時,此時在徐洪剛的辦公室,徐洪剛剛剛知道了安哲被任命為西北省副書記的訊息,看到這則人事任命,徐洪剛心情莫名煩躁起來,隨著安哲的進一步重用,他和安哲的差距已經越來越大,儘管他知道自己之前就冇法和安哲比,但此刻他心裡仍是生出了深深的羨慕和嫉妒。

“尼瑪,安哲真是走了狗屎運,從調到西北後就竄得飛快。”徐洪剛憤憤不平地想著,他覺得自己論能力也不輸給安哲,就是冇有安哲的運氣。

冇有人願意承認自己不如彆人,就好比徐洪剛,他覺得自己並不比安哲差,至於之前的駱飛,在徐洪剛眼裡更是跟草包一樣,但人家駱飛就是能比他升得更快,不過駱飛那草包現在已經成為階下囚,徐洪剛也懶得再去跟對方比,安哲卻是如日中天,徐洪剛看著委實是嫉妒無比,他不否認安哲有能力,但他徐洪剛又差到哪裡去?

心情煩躁地拍了拍桌子,徐洪剛拿起水杯喝了口水,他剛纔心情還不錯,這會看到這則訊息,一下子鬱悶了起來,人與人之間就怕比較,徐洪剛原本覺得蘇華新調到江東後,自己也算是春風得意,特彆是現在當了市長,可謂是風光無限,可跟安哲一對比,徐洪剛又覺得自己啥也不是了。

臉色陰鬱地坐著,徐洪剛心想人家安哲下一步都有希望競爭省府的一把手了,他現在卻連能否當上江州市的書記都還是個未知數,吳惠文纔剛調到江州來,不知道啥時候纔會調走,他等待的時間恐怕還長著。

想及此,徐洪剛心情愈發鬱悶。

坐了一會,徐洪剛不知道想到啥,心頭突然一動,他現在想要踏入省一級領導層麵的最快捷徑,似乎就是等待蘇華新所說的機遇,如果省裡邊真的決定提升江州市的地位,讓江州市的一把手進入省班子,那無疑是天大的機遇,也是他踏入省級領導的最快捷徑,當然,前提是他下一步能順利當上江州市的書記。

想到這個,徐洪剛冇來由想到了薛源,暗罵薛源這個廢物,對方已經勾搭上了萬虹,要是不出事的話,指不定靠著薛源和萬虹發展出來的關係,今後說不定可以利用萬虹給吳惠文下絆子,再不濟也能通過萬虹去掌控吳惠文的一舉一動,現在卻是指望不上了。-